您的位置:

首页> 长篇连载> 第36章 苏婷

第36章 苏婷 - 第36章 苏婷
第36章 苏婷的情人彭理珂离开了
  彭理珂平躺在床上,他低头盯着自己的下身,他看见自己的大阴茎在苏婷湿漉漉的阴道里插入拔出,当苏婷抬起臀部的时候,他的大阴茎从苏婷的阴道里抽出来,苏婷的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也大阴茎杆被带了出来,紧紧的裹在他的大阴茎杆上,当苏婷蹲下臀部的时候,他的大阴茎又重新插入苏婷的阴道里,两片小阴唇也被带了进去,隐藏在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。彭理珂兴奋的喘着粗气,他的眼睛被苏婷的女性生殖器深深地吸引住,根本无法自拔。
  整个卧室里回荡着这对男女的尖叫声和嚎叫声,以及苏婷的阴道口发出的噗噗的声音。苏婷,我快要克制不住了!彭理珂半是恳求半是警告地说,此时,他们俩已经连续做爱一个多小时了,彭理珂,快点射精啊!把你所有的精液都射进我的阴道里!苏婷尖叫着说,此时此刻,苏婷的性欲早已经达到了高潮。啊!我要射精了!彭理珂嚎叫了一声,他把一股精液直接射进了苏婷的阴道里,紧接着,他又将第二股、第三股精液射进了苏婷的阴道里。这是今天晚上,他的第二次射精。这一次射精的感受,完全不同于他在苏婷的喉咙里射精的感觉,他感觉苏婷的阴道深处就像有一个小杯子一样,盛满了他的精液,他的黏糊糊的精液,就在他的阴茎头前方打转。
  苏婷坐在彭理珂的大腿根部上,她感觉到了情人猛烈的射精,她不停地扭动着臀部,苏婷用力一坐,她感觉到彭理珂的大阴茎头插入了她的子宫里,然后她紧紧的夹住双腿,她的阴道紧紧的裹住彭理珂的大阴茎杆,直到彭理珂的大阴茎慢慢的软下来为止。之后,苏婷疲惫的趴在彭理珂的怀里,彭理珂紧紧的搂住苏婷细嫩的身体,两个人陷入了昏昏欲睡之中。
  过了一会儿,苏婷从睡梦中苏醒过来,她恍惚觉得有一支大手正在揉捏她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,她发现情人彭理珂正弓着身子躺在她的侧面,而他的手却不停地抚摩着苏婷的大腿根部,苏婷笑了笑,她顺从地分开了双腿,让彭理珂的大手摸了进去。彭理珂用手指拨开了苏婷的阴道口,他将大阴茎头重新插入了苏婷的阴道里,不过这一次,他并没有更深的插入,而是让阴茎头沾满黏糊糊的精液和淫液,作为润滑剂之用,然后,他抽出大阴茎头,对准了苏婷的肛门,原来,彭理珂打算将大阴茎插入苏婷的肛门里。
  当彭理珂将大阴茎头插入苏婷的肛门里的时候,苏婷兴奋地哼了一声。尽管苏婷的肛门依然很紧,可是比起前几天来,已经松弛多了,苏婷已经渐渐地适应了肛交。苏婷和彭理珂就这样,一整夜都在做爱。
  鲍瑞独自一个人睡在床上,天刚濛濛亮的时候,他恍恍惚惚觉得妻子苏婷爬上了床,躺在他的身边。苏婷,你玩得好吗?鲍瑞困倦得迷迷糊糊地问。老公,你觉得呢?苏婷兴奋地反问道,她的脸上露出了怪怪的笑。
  鲍瑞把手伸到了妻子的大腿根部,她将手指插入了苏婷的阴道里和肛门里,他发现苏婷的阴道和肛门里都灌满了精液,他无奈地笑了笑,一句话也没有说,他知道妻子苏婷一定玩得非常开心。他紧紧地搂住妻子肩膀,深情地亲吻了一下她的脖子。
  老公,他把我所有的眼儿里都灌满了精液,真难以置信……啊……我太疲劳了苏婷打了一个哈奇。鲍瑞抬起脚妻子苏婷的大腿,将自己那早已经高高勃起的大阴茎,深深的插入了苏婷的阴道里,他感觉苏婷的阴道黏糊糊的,依然很紧,而苏婷的阴道壁热乎乎的,紧紧的裹住他的大阴茎杆。鲍瑞的大阴茎头隐约感觉到,妻子苏婷的阴道深处,有一团黏糊糊的精液,他知道那肯定是彭理珂射出的精液。鲍瑞的内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挫折感,他紧紧地抓住苏婷细嫩的臀部,将大阴茎深深地插入苏婷的阴道深处,他的大阴茎头甚至插入了苏婷的子宫里,然后,他把大量的精液,猛烈地射进了苏婷的子宫里。他不想让彭理珂的精液单独佔有苏婷的子宫,毕竟苏婷是他的合法妻子。
  鲍瑞紧紧的搂住妻子,他的大阴茎不停地在苏婷的阴道里插入拔出,他伸出一支手尽情地揉捏着苏婷丰满的乳房,他听见苏婷快乐的哼哼着,这让鲍瑞兴奋异常,他尽情地亲吻着苏婷的面颊,苏婷,我爱你,你是我的甜蜜的小荡妇!,然而,苏婷却疲惫的睡着了,她根本听不清丈夫鲍瑞在说什幺。
  第二天,彭理珂提着行李离开了鲍瑞的别墅,准备返回深圳。鲍瑞开车将他送到机场,然而,苏婷却没有跟随丈夫一起机场,为彭理珂送行,她只是在别墅门口跟彭理珂亲吻道别,因为她害怕在机场,她会控制不住地哭泣起来。彭理珂向苏婷和鲍瑞夫妇俩保证,他一回到深圳就给他们来电话。
  苏婷望着彭理珂离去的背影,她在疑惑,情人彭理珂是否还能够再回到她的身边,她已经习惯了同时跟两个男人做爱的生活,她不知道今后寂寞难耐的日子该如何渡过,然而,一切都没有答案。一想到这些,苏婷又伤心地哭泣起来。苏婷抚摩着自己的肚子,她真希望怀上彭理珂的孩子,然而,昨天晚上她又跟丈夫鲍瑞做爱,她自己也不知,究竟会怀上谁的孩子。
  彭理珂已经离开两个月了,苏婷一直在惦记着她的情人。已经是晚秋了,这天早晨,苏婷和丈夫鲍瑞坐在餐桌旁吃早餐,鲍瑞像往常一样在专注地看着手中的报纸,而苏婷却盯着手中的咖啡杯发呆,整个房间寂静得出奇。天气一天天的变凉,昨天晚上,甚至飘起了几朵雪花。今天早晨,天空中乌云密布,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,这让苏婷更加感到忧伤。
  彭理珂回到深圳后,的确给苏婷和鲍瑞打来电话说,他准备处理完深圳的事情后,就搬到济南来居住,可是,一晃两个月过去了,彭理珂却没有了下文,这让苏婷每天都感到烦躁不安,她真的希望彭理珂能立即回到她的身边,苏婷日夜都在思念着她的情人,这让她的心情感到很沮丧。
  尽管丈夫鲍瑞对苏婷很好,而且每天晚上都在尽力满足她的性渴望,然而,苏婷已经习惯了同时跟两个男人做爱的生活。如今,她只能跟丈夫一个人拼命地做爱,这反倒让她的性欲更加强烈。苏婷为了满足难以抑制的性冲动,白天,当丈夫上班后,她就独自一个人脱光衣服,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,不停地手淫,然而,这一切只能暂时缓解她的性渴望,苏婷甚至买来的假阴茎和振荡器,插入自己的阴道里,拼命地揉捏自己的女性生殖器,满足自己的性渴望。然而,到头来,所有的努力都无济于事。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彭理珂那边依然毫无结果,苏婷渐渐地意识到,她的情人不会再回到她的身边了,这让苏婷更加感到沮丧。几天前,实在按捺不住性冲动的苏婷,曾经偷偷地向丈夫暗示,她想到外面找男人,她想跟男人做爱,不然的话,她会疯掉的。鲍瑞听到妻子的恳求,他只是低头默不做声,既没有同意,也没有反对。
  今天早晨,苏婷想再次跟丈夫提出,到外面找男人的恳求。她端着咖啡杯,静静地喝着,她抬起头望一眼餐桌对面的丈夫,发现丈夫鲍瑞正在凝视着她。
  苏婷,你为什幺不高兴?鲍瑞问道,其实他心里早就知道答案。噢,也许是今天天气不好的缘故吧!苏婷小声地回答。
  鲍瑞望了一眼苏婷那张漂亮而忧郁的脸,他像是怜悯的说,也许还有其他的原因,不是吗?
  老公,你是什幺意思?苏婷勃然大怒地顶了丈夫一句,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。
  听着,苏婷。我发现你最近两个月变得多愁善感了,你一直不开心,我知道,彭理珂离开让你很伤心,但是,你还有更大的原因,不是吗?鲍瑞停顿了片刻,继续说,不管怎幺说,你的确变了许多,这是事实!尤其是我们俩的性生活。
  老公,你是说我们俩的性生活不和谐吗?苏婷提高了嗓门,挑衅似的说。她觉得丈夫是在找茬儿,故意跟她吵架,她狠狠的瞪了丈夫一眼,她感到心情更加郁闷和烦躁了。
  噢……鲍瑞像是要说什幺,然而话到嘴边,他却打住了,他似乎想争辩,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幺才好。鲍瑞清了清嗓子,用柔和的声音说,苏婷,你的确看起来不开心,也许真的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吧!
  苏婷把头扭过去,沉默不语,她呆呆的凝视着大落地窗外灰濛濛的天空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鲍瑞无奈地歎了口气,他在反思,目前的局面并不是他想看到的。他想利用好朋友彭理珂,将妻子苏婷从那个名叫腾霖的小子身边拉回来,这个目的的确达到了,然而,自从彭理珂离开后,整个局面似乎又回到了从前,甚至比从前更糟糕。苏婷的性欲反而比以前更加强烈,她渴望到外面找别的男人做爱,她渴望同时跟两个以上的男人做爱,她甚至不再遮遮掩掩的表达这种难以启齿的性要求了,这让鲍瑞感到问题很棘手,更让鲍瑞和苏婷感到难堪的是,苏婷的这种近乎于淫荡的性要求,很难摆到桌面上来谈。
  鲍瑞低下头,他也陷入了沉思之中。这时候,他的脑海中浮现出,妻子苏婷全身赤裸、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,身边站着两个同样全身赤裸的男人,正在拼命地跟苏婷做爱,苏婷的阴道里和嘴里,甚至肛门里都灌满了男人的精液,苏婷兴奋地尖叫着,她亢奋地扭动着赤裸的身子。他明白,苏婷很可能会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妓女。一想到这些,鲍瑞不禁打了一个寒战。他意识到必须採取行动,阻止这种可怕的事情发生,现在动手还来得及。此时,他的心中又盘算出一个计划来,他觉得这个计划,肯定能阻止妻子到外面找别的男人。
  鲍瑞抬起头瞥了一眼妻子苏婷,他清了清嗓子想转换另一个话题,他深吸一口气,慢慢地说,苏婷,昨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!真的吗!老公,是谁打来的?是彭理珂吗?不,是腾霖!鲍瑞楞楞地说,他在仔细观察苏婷的表情。
  苏婷听到情人腾霖的名字,她兴奋得眼睛睁得大大的,她直直的望着丈夫说,老公,是你接的电话吗?……他……他想干什幺?苏婷的声音颤抖地问,此时,她的心怦怦地狂跳不止。苏婷,你当然知道他想干什幺!鲍瑞没好气的用鼻子哼了一声,接着,他继续说,他想问你,星期五晚上,你是否有空,他想跟你约会!老公,你怎幺回答的?苏婷近乎于哀求地,用颤抖的声音问道。一瞬间,她自己也说不清,此时此刻,她的心情是高兴还是难过,她的心已经乱了。她唯一的诉求就是,渴望她那专横的丈夫,能够批准她,跟她的情人腾霖去约会。苏婷当然清楚,她跟情人腾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……苏婷一想到这些,她就感觉自己的阴道里痒痒的,而且不断地,有节奏的抽动起来,一股淫液迅速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,润湿了她的大腿根部的内裤,苏婷本能的紧紧夹住双腿。
  苏婷,我们俩应该推心置腹地谈一谈,不是吗?我知道,自从彭理珂离开后,我一个人根本无法满足你的性渴望,我们的性生活也随即陷入了困境,我知道,你渴望到外面找别的男人做爱……鲍瑞真诚地说,然而,他却从苏婷的眼睛里看到了愤怒的目光。但是,我并不责怪你!鲍瑞赶紧加了一句,苏婷,我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想尽力维持我们的婚姻。我知道,你的性欲非常强烈,这是一个根本无法回避的事实。起初,我同意你到外面跟别的男人跳舞,晚上回来后,我们的性生活变得出人意料的和谐美满。后来,彭理珂来到了我们家,你几乎每天晚上都跟我和彭理珂做爱,其结果是,不但没有破坏我们的夫妻关系,反而更加增强了!
  鲍瑞一字一句地认真说,苏婷低下头沉默不语,她心中的怒气渐渐地消退了,她觉得丈夫说的话的确有道理,她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,静静地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,她的心情百感交集。一阵寒风吹过,苏婷看到,几片枯黄的树叶纷纷飘落下来。
  鲍瑞也站起身走到妻子苏婷的身后,他紧紧地搂住苏婷那纤细的肩膀,把她抱到怀里。他轻轻地亲吻着妻子那白净的脖子,小声地说,苏婷,我知道你很想念彭理珂,但是,他也有许多事情要处理,我估计,他很难再返回济南了,毕竟,他也是身不由己。你说是不是?
  苏婷依偎在丈夫的怀里,眼泪从她的眼眶里缓缓的流出,她像是在喃喃自语地说,老公,我知道你是对的……你的所有判断都是对的。我的确很思念彭理珂,我渴望同时跟你们俩做爱,我已经无法摆脱这种生活了,我现在的心情非常烦躁。我太寂寞了!苏婷哽咽得说不出话来,两行眼泪流淌到她的面颊上,老公,难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吗?我太难过了!
  不,苏婷,你千万不要难过。你是我的妻子,我非常爱你,在这世界上我只爱你一个女人,我们是一对真正恩爱的夫妻,难道你没看到吗?我知道你是一个性欲强烈的女人,表面上看,你跟别的男人做爱,其实,我们不过是在玩弄那些男人,包括彭理珂和腾霖,还有那些跟你跳舞的男人在内,我们不过是在戏弄他们,不是吗?鲍瑞越说越激动。
  苏婷,我们必须得面对现实,彭理珂不会再回来了。说实话,我觉得腾霖比彭理珂要强得多,更重要的是,他就在本市。当然,我知道,你在感情上喜欢彭理珂,甚至还曾经深深地爱过他,但是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可以自由地决定自己的生活,你可以自由的决定跟那个男人上床做爱,你甚至可以选择同时跟两个男人做爱,尽情地宣泄你的性渴望,这一切都证明了你是一个完全自由的女人。现在,你就可以决定,是否跟腾霖约会!
  苏婷抚摩着丈夫的大手,她轻轻地亲吻了一下,然后将他的手放到了自己丰满的胸部上,她的眼泪继续在流淌,老公,你真好,谢谢你的宽容。但是,但是……我总觉得,如果我跟腾霖上床,发生了性关系,我觉得,我欺骗了彭理珂,甚至背叛了他。
  鲍瑞听到妻子的话,他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怒气,他责备地说,苏婷,彭理珂不是你的丈夫,而且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你的丈夫,我才是你真正的丈夫。彭理珂充其量只能算作是你的情人,他根本没有权利决定你跟谁上床做爱,只有我才有这个权力,因为我是你的丈夫。鲍瑞停顿了片刻,继续说,如果彭理珂真的回到济南,我希望他能明白,我们俩才是真正的夫妻,而他只是你的情人,事实上,我早就想告诉他,腾霖也是你的情人,如果他无法接受这一切,那幺他只能选择离开,这是他自己的决定,而跟我们夫妻俩没有关系。